河东皮皮虾

吃粮冗杂,而自己却是条咸鱼啧

额历史考试无聊产物(我真是闲的)
放飞自我自由心证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鬼玩意

【楚路】碎碎念

*额jio是我的沙雕兄弟情脑洞吧。。。
*我,真的,只适合,当个搞笑文手吧,太正经了感觉怪怪的
*ooc存在,感谢阅读















  七月流的这一把火快要烧死路明非了。
  路明非一头短发汗哒哒的贴在脑皮上,显得像只无精打采的小奶狗,楚子航站在他身边,一边举着小风扇对着路明非吹,一边不着痕迹地让路明非大半重心从扶手上转移到自己身上——尽管两个人贴着会更热。
  小风扇尽职尽责地呼呼呼吹,可是没什么卵用,天太热了,吹出来的也都是热风,这时路明非情真意切的开始后悔自己脑子一热决定出来买零食的决定了。他扭头瞄了一眼自家师兄,明明也热的不行,发梢被汗浸湿了,有几滴汗顺着脸颊慢慢往下淌,脸颊红扑扑一片,衬着面瘫脸都有种奇异的可爱。
  可纵使这样他师兄仍旧站似一棵松,可见你牛x师兄还是你牛x师兄。
  公交车上人挤得犹如沙丁鱼罐头,狭小的车厢里闷热更甚,混着汗味与热风,搅得人心里急惶惶的。
  楚子航和路明非两个人都是大包小裹,路明非自己手上的两个袋子里满满的都是零食,本来还有方便面的,在他师兄的注视下小怂仔乖乖的放回去了;楚子航则拎着一堆水果蔬菜和各式材料——最近天太热,路明非总是不好好吃饭,他打算做点清热解暑的甜点,还能哄着路明非多吃点。拎着东西,还要保持平衡,路明非表示自己真的要原地爆炸了。
  楚子航默默地让路明非倚在自己身上。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车,路明非几乎要变成死狗,他手里的包裹被楚子航接了过去 路明非心里其实是不好意思的,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更何况那点余也要被热气蒸没了,于是他看着自己师兄顶着烈日往前走,背影汗津津却挺拔。
  午后的太阳正烈,连蝉鸣都有气无力。路明非看到楚子航走在树荫下,树叶的影子映得他忽明忽暗,莫名地移不开眼,这过于反常的天气似乎连时间和空间都要融化,明明是不长的一段林荫小路,路明非盯着那个背影,却感觉跋涉过千山万水。
  路明非不知不觉放慢了脚步。
  楚子航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路明非:“怎么了,不舒服?”他弧度锋利优美的侧脸在光影下愈发令人怦然心动。
  路明非笑了笑:“没事,就是想赶紧回家吹空调,在不到家我可能真的要变成史莱姆化在地上了,我可比不过师兄你不动如山的英雄本色啊。”
  于是两个人都加快了脚步。
  可算到了家,路明非开了空调就瘫在沙发上了,败狗形象充分展现。
  楚子航收拾好了买回来的东西,一转身看见路明非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走过去,给路明非披了一条空调被,然后俯下身子——他本来想亲额头的,可是额头上有一层薄汗,于是他牵起路明非的手,轻轻落了个吻。
  路明非睡的很熟,没感觉到。
  然后楚子航转身回了厨房,开始准备晚饭,等再过一个小时,喊路明非起床,冲澡,吃饭,饭后一般路明非会拽着他打几盘,然后两个人一起去阳台上吹吹风,胡天海地的随便聊聊,这时路明非睡意慢慢会泛上来,说师兄是不是好晚啦该睡觉啦总熬夜对身体不好的呀,语气里还有两份撒娇。
  而他会告诉路明非现在几点,接着把人抱去床上。
  路明非迷迷糊糊间会给楚子航一个软绵绵的晚安吻,有时候楚子航会礼貌的礼尚往来,有时候亲吻会一路向下,最后谁都睡不成了。
  然后就是美好的夜晚时光了。
 













*写完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死亡.jpg】
*本来想写公交上偷偷牵手的,现在,心情复杂。
*没啥了,垃圾写手选择原地升天。
 

辣鸡字,但是开心
啊鸣潜我的心头好我的白月光
皮皮怕不是魔鬼中的天使

【脑梗集会🙄】【薛晓】

啊我整理了一下我居然搞了这么多脑洞
emmmmm。。。。。。
假期,有空的话,慢慢搞吧。。。







Ⅰ.薛晓《lose it》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走走停停。"
  
  大概是一个慢慢成长的洋洋吧,暂时设定是文职员星星和摄影师洋洋(我为什么要用我这垃圾文笔挑战日常写法),一个失而复得的故事(也许emmm看心情),一个慢慢懂得如何去爱人的洋洋和一个学着在爱情中彼此相对独立但又形影不离的的星星,甜蜜有,争吵也有,恨不能时时在一起有,分离也有,两个第一次体会爱情的年轻人,两个小傻瓜。

Ⅱ.薛晓《回眸》

  暂时定的是个小短篇,主要是《忘川镇命歌》那一句"虎符腰垂行东篱"突然冒出的脑洞,一个漫不经心的回眸,可能是此生刻骨铭心的烙印。

  对我只想说这些【和蔼的微笑.jpg】

Ⅲ.薛晓《But he shot me down》
  好吧其实是我突然肥肠想写一对病娇的产物病娇洋和病娇星,一个疑神疑鬼包藏祸心占有欲极强的洋洋和一个打着正大光明的幌子跟踪偷窥的星星,嗯我就是想挑战一下极限,两个人的职业还没定,现代paro,彼此暗恋又彼此征服。
 
你们看见玫瑰,就说美丽,看见蛇,就说恶心。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玫瑰和蛇本是亲密的朋友,到了夜晚,它们互相转化,蛇面颊鲜红,玫瑰鳞片闪闪。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看见狮子说可怕。你们不知道,暴风雨之夜,它们是如何流血,如何相爱。

Ⅳ.薛晓《见鬼》
  哦我的又一个毒脑【死亡.jpg】
  还是现代paro(我真的是很佩服自己的这种明知辣鸡写手写不出那种赶脚还要硬拼的勇气了)
  一个大学生洋(化学系嘻嘻嘻)和在出租屋里的地缚灵星星,一个是假意戏弄却慢慢揭开前世今生,一个是温柔以待慢慢找回自己记忆。
  写这个主要是想写写那种轻松搞笑的日常同居生活吧,我承认我真的是瞬间型(辣鸡)写手,为了脑海里那一瞬间的画面,我就可以写一篇长文,但是我懒啊(大言不惭嘻嘻嘻),所以总是不了了之,对我后桌总因为这个谴责我(拜托先把你自己欠的三万五千字写完好吗)。反正会是个治愈系的甜文,预计控制在十五章内。

Ⅴ.薛洋  hybird child梗
  这个是之前答应的,大家,我。。。emmm。。。争取?




















薛晓暂时(划重点)是这些,余下别的我慢慢来















妈der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开这么多脑洞
嫌弃自己.

【沉迷写梗】薛晓 伪父子paro现代

*本来计划不是这个的对不住小可爱们但hybrid child一定会更的
*私心年龄差嘻嘻嘻
*无脑流脆皮鸭文学大家了解一下?















薛洋    
28  成美药业总裁,与金氏集团有密切商业往来
业界口碑并非太好,要价也黑,但是药效出奇的好
少年创业,早年创业期间曾遭受重大打击,三年后卷土重来,势不可挡,逐渐在业内成为领军企业

晓星尘
17   成美药业总裁养子,目前就读于本市最好的义城高中
成绩优异,在基因生物学方面格外突出
性格温煦和善,在学校里是很可靠的邻家哥哥系学长,十分受大家欢迎,是高年级部的学生会主席
常与好友阿箐一同出入
重度近视,二十米以外人畜不分,极度怕黑,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
对三年前的事情记忆模糊?










主线:大概是薛洋刚受到重大商业打击极度走投无路时捡到了小星星,两个人后来同居生活,薛洋表面上和蔼可亲,有时候会偷偷用小星星试药,因此小星星的视力因为药物原因越来越差。后来小星星有所察觉,决定离开薛洋,薛洋此时正处在事业上升期,就把星星囚禁了起来,继续实验,后来事业稳定下来,薛洋出于私心,催眠星星忘掉之前的事,把星星养在身边,但是随着星星越长越大,薛洋就发现了自己不可告人的心思,他这个人向来自私,这一次却决定把星星养到成年再吃掉,可是星星的童年好友宋岚以及阿箐的出现让他越来越患得患失,终于有一天,星星因为特殊原因未联系薛洋在外面过了一夜,回来后薛洋一怒之下又把星星囚了起来,这次用了强吃干抹净,星星在刺激下想起了从前的事,又得知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父子温情都是假的,万念俱灰,薛洋捏着阿箐和宋岚威胁星星,星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留下来,薛洋对外说星星出国留学了,但是其他的一字不提,终于有一天,宋岚察觉出了不对。。。。。。






























然后咸鱼如我真的不会编了。

*这个设定使我在自习课上偷偷笑了粗来嘻嘻嘻
*我后桌强烈谴责我这种写文只写梗的人,然鹅,并没有什么卵用
*写梗使我快乐

楚路

随笔
*ooc存在,小学生文笔
*师兄回来了,同居生活ing
*设定是给师兄开完生日会后两人深夜回家,决定洗洗睡(健康生活健康生活)
*撸撸(路)猫大家了解一下?
*给师兄疯狂打call




















    路明非有一搭没一搭的捋着自家师兄刚洗完的一头湿发,心里暗自吐槽摸起来油光水滑的,简直可以去给霸王做广告了。
    而楚子航正枕在路明非腿上,任着他的手指一下一下在发间穿行,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掩映在鸦羽般的长睫之下,一下子从杀坯师兄转换到了邻家小哥。
    路明非面上一派不动声色,一副正在开学生会会议般认真严肃的样子,心里弹幕早就密集度max了,他心说这可是狮心会会长,无数妹子为之疯狂的存在,传奇般的男人,从小人家就一路优秀下来,然而此刻自己正在给这么优秀的杀坯师兄顺毛,这要是传出去估计第二天不定多少小姑娘提枪来战。
    过了一会他又想嘿你别说师兄手感真的挺好的,梳头发梳出一种撸猫的感觉,但是师兄这种绝对是大型食肉猫科动物吧。他脑子里不知怎么蹦出一张猞猁的表情包,一个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
    楚子航闭上眼,抬手握住路明非的手腕:“很高兴?”
    路明非不明所以:“诶?高兴什么?”
    楚子航睁开双眼,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直直地望向路明非:“撸猫。”
    路明非:“那个...嘿嘿,师兄,你听我解释,这个吧......”woc脑补师兄的内心小剧场不小心说出来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楚子航坐了起来,他的生活一向规律刻板,刚才那样亲密的姿态,他以前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路明非说他是猫,路明非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们都习惯在某个角落里独自感受滔天的孤独,喧闹的车水马龙从未流进过他们心里,世界是滔天的喧嚣,而他们是永远长不大的孤独的死小孩。
    可是孤独的死小孩也会相互依偎取暖。
    楚子航叫了一声那个还是会冒烂话的死小孩:“明非。”
    路明非下意识看过去,一下子撞进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在暗夜中熠熠生辉,一种不动声色的温情在那双眸子里流淌,像是古老神话里最初的生命之河,亘古似的温柔。
    路明非直觉药丸,自家师兄的美色攻击是在太强劲了,他一个战五渣在如此之恶势力之前毫无还手之力,那河水罕见的温柔,路明非终于还是停止了吐槽,沉下头来低低喊了一声:“师兄。”
    然后两个人都不再说话,死小孩们太过于敏感,连相互温暖都要小心翼翼的先试探试探。
    无声的静谧中,还是路明非先有了动作,他难得主动一回,给了自家师兄一个大大的拥抱,祝福从楚子航怀里闷闷的传出来:“生日快乐,楚子航。爱你。”
    楚子航仍旧一脸面瘫:“谢谢,我也爱你。”
    妈耶气氛一下子没了怎么破,路明非终于大笑起来:“哈哈哈不行师兄你实在是太毁坏气氛了哈哈哈,这波官方正式回答可以的——哎哎哎哎!”
    楚子航已经一把抱起路明非,朝卧室走去。
    路明非顿时就少儿不宜了,连忙嚷嚷起来:“师兄师兄那啥明天学生会有早会,咱今晚就算了呗,但是师兄你今天生日我这么拒绝你好像不太好诶算了算了大不了明天和伊莎贝拉请个假好了反正我去不去都一样啦话说师兄你许没许生日愿望啊,趁现在赶紧的啊,生日这东西……”
    楚子航终于到了卧室,轻轻把路明非放在床上,自己也翻身从另一侧上了床:“许了。”
    路明非顿时安静如鸡:“哈?”
    楚子航关了床头的小夜灯,回身揽住路明非,
    “想撸猫。”

*同居生活使我快乐
*撸猫嘛大家都懂得嘿嘿嘿
*末班车庆祝师兄归来,师兄生日快乐

薛晓hybrid child 设定大家有兴趣吗😶😶😶


评论过十开个小短篇,嘻嘻(凑表脸)

沉迷写梗【薛晓】西方魔幻???





*我也不知道脑洞哪来的,乱八七糟的就写了出来
*ooc定然存在,大家站稳扶好
*垃圾文笔,多多包涵

      第一天,你在海滩上醒来,遇到了薛洋,灯塔的守灯人,他救下你,你们简单交谈,你知道了他在等一个叫晓星尘的人,小星星是前守灯人,因为美洋洋无意中触犯了“规则”代替美洋洋接受“惩罚”而消失。洋洋心怀愧疚,决定等小星星回来。
      第二天,你看到了鸥群,鸥群是守灯人的得力助手和忠实的伙伴,但是鸥群中混了一只信鸽,视力似乎不大好,而且总喜欢收集一些远远的闪闪发光的彩色玻璃球啊或是同样的珠宝啊什么的,薛洋似乎格外喜欢它。
      第三天,你误打误撞地发现了一本札记,札记的主人名字叫阿箐,了解到美洋洋当年也是被小星星救下,星星当时双眼已废,年幼的地精灵阿箐受了星星一次恩惠从此决定留在星星身边照顾他。三人后来一同生活了一段时间,日子还是很快乐的,但是札记中间缺失了一部分,最后只记录了三人最后分道扬镳,星星受到“惩罚”,阿箐躲到山中,从此再无消息,而洋洋成了守灯人。
      第四天,你陪同洋洋出海查看布下的法阵时,遭遇了塞壬群,从他们手中救下了个孩子,你惊讶的发现这个孩子与晓星尘极为相似,只是缺神少智,洋洋眸色深深浅浅,最终温柔的笑了笑,说再养一个也无妨,留下了这个孩子。你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隐隐感觉到什么。
      第五天,你趁着洋洋出海修补法阵,偷偷使用刚刚回复了一点的魔力与信鸽交谈,得知信鸽就是晓星尘的残体,知道了当年事情的全部:美洋洋被救后,一直和小星星过着安逸的日子,可是他骨子里骄纵暴戾(这里省略童年阴影1500字balabala),他看着小星星,总是想毁掉这一切,然后把小星星永远囚在自己身边,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对着自己笑。于是洋洋假装误闯了灯塔的禁地,洋洋心急如焚,前来营救,谁知反被钻了空子,被洋洋下了禁术,从此二人灵魂相牵,永不分离,星星的魔力也被封住,被洋洋关到了密室里。洋洋计谋得逞,本性暴露无遗,向星星摊了牌,还有他骗星星眼盲而害人的事,星星又惊又怒,只是此时无法逃脱(此处可能有辆夕阳红老年车),趁洋洋不备偷偷逃了出来,交代阿箐自己逃走,这边阿箐刚离开,洋洋就赶到了,二人大战一场,后来星星以自身为代价打败了洋洋,但他的灵魂因为禁术,永远无法离开洋洋,灵魂因受损而碎裂,其中有一大片附在了一只信鸽身上,同时,其他碎片也在向这里归来(救下的那个少年)。
      星星消散后,洋洋气成河豚,但他知道因为禁术的缘故,小星星迟早会回到他身边,他只需要等待。洋洋准备了秘法,决心把阿箐抓回来,炼化成可以聚魂的魔器,用来聚集星星的灵魂并塑造出一副肉体,使 星星早日回到自己身边。
      听完这一切,你想要帮助小星星,但就在此时,洋洋回来了,幸运的是,明天洋洋要出去买魔法材料。
      第六天,洋洋走后,你费尽力气终于找到了密室,发现了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原料,惊觉洋洋就是臭名昭著的“降灾”魔药师,但此时此刻无暇顾及这么多,你匆匆忙忙的找到了禁术的解药,刚要离开,发现洋洋已经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你很久了。
      你失去了意识。
      第七天,你从冰冷的地板上醒来,睁眼就看到大床上薛洋勾着神色呆滞的少年肆意亲吻,房间里满是情事过后的味道。洋洋看到你醒来,甜甜蜜蜜地笑,说,既然你这么喜欢他,我怎么舍得拿你做实验呢,只好让你陪着他啦,你疯了一般从窗户跳下,却没有摔死,星星飞了过来,站到你身边,用温柔而哀伤的眼神看着你说对不起,你张了张口,想安慰他说没关系。
      你试图说些什么,但最终,你惊恐的发现,你只能发出同一个声音——
      “咕咕,咕咕。”
      原来,你也变成了只鸽子。

*简单解释一下守灯人的设定,大概就是守护着这个灯塔的法阵,保证每一个看到灯塔的人都会受到法阵的庇护而安然无恙的渡过大海。
*哇真的我真不知道我怎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动笔写一写啧
*切开黑洋洋各位了解一下?

困兽

*那啥,薛洋洋其实还是见到道长了不是(嘻嘻)
*义城,ooc存在
*辣鸡的写手,辣鸡的文笔,大家凑合看
*墨迹这么多你都能接受就往下看吧

  他看到了熟悉的白衣。
  他无法言语,只来得及抓住那人的衣角,下一刻,他向来人望去,只看见白布缠绕的双眼留下两行血泪。
  那人说:“放过我吧。”四分凄切三分悲苦两分癫狂一分绝望。
  他好像挨了个霹雳,梦境与现实瞬间脱节,他猛地醒了过来。
  “晓星尘。”他粲然一笑,两颗虎牙证实了这还是个少年的事实,笑起来时尤为可亲。
  薛洋坐起身来,脸上兀自还挂着笑意,他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利落地收拾好了自己,然后径直出了门,拐向一旁的侧房。那其实是座破败庙,蛛网暗结,枯草遍布,主堂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神像,也早已面目模糊,金身剥落殆尽,暗色青苔从脚下星星点点铺到头顶,左手原来应是堪堪捏了个诀,而现在手臂只剩了半截。这庙内种种,让人看了就生出一股子不自在来,一阵阴风吹来,直教人浑身起毛栗子。
  尤其是,大堂中间放了一口硕大的木棺,木棺还没“盖棺定论”,里面躺着个穿着白色道袍的青年。
  薛洋口里还哼着小调,悠哉悠哉地迈进了庙房。他走到木棺旁站定,从怀里掏了半天掏出张帕子来,开始细细擦拭起木棺来,一边擦,还一边与棺中躺着的青年说说笑笑,看上去好不亲热。
  只是那棺中的青年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出一点回应,似乎是睡的极深。
  薛洋好似没发觉似的,语调欢快:“诶,道长,我今天可是又梦到你啦,我就知道,襟怀天下的晓星尘晓道长一定无法忍受我这种人冒充自己对不对,”他话音一停,语气里似乎有些几分遗憾的意思,“可惜了,你现在已经死了,只能躺在这破庙里,真可笑啊晓星尘,你那一腔正义毫无用处,你都没看到,那帮傻子村民对我感恩戴德,就差没跪在地上给我磕几个头把我供起来呐。啧啧,原来当好人这么好玩,我不过是放了几个走尸,再当着他们的面杀掉而已。”他语调上扬,带出几分甜蜜蜜的意味:“道长,不如你当我的活尸,我们一起杀走尸,护百姓,如何?我这儿还有好多走尸可以用呐。”
  当真是一派少年般的发言,只是语意未免太过残忍。
  “诶?怎么?嫌人少了不热闹?别急,我把那小瞎子和你的宋道长一起抓回来,把你们都做成活尸,你觉得怎么样?”
  薛洋已经换了一张帕子,正给棺中的青年仔细擦着脸。那青年面容清俊,脸颊因消瘦而微微下陷,厚重白布缠绕与双眼之上,隔绝了所有光线,眼窝的位置凹下一块。最显眼的是他脖子上一道剑痕,已无血色,皮肉却清晰可见。
  薛洋收了帕子,在棺旁站了一会儿,终于是不耐烦了,一甩衣袖,快步离开了庙房——正是白衣如雪,拂尘若飘,背上一把“霜华”泠泠流光,双眼被精致白纱缠绕——晓星尘的模样。
  连那笑意甚至也像了个十足十。
  而棺旁,一颗小小的糖果孤零零的躺在那里,是这里唯一的亮色了。
  可是它永远也不会派上用场了,
  因为棺中的青年再也不会醒来了。


  *听《烟花易冷》中“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突然想到的
  *这个题目,嗯,真的很像是在开车
  *刀片吃的开心吗
  *本来想写辣鸡洋去质问道长:“晓星尘,你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是阴魂不散!我放过你,你为什么不放过我!啊?心有不甘的话,就回到锁灵囊来啊,来站起来杀了我啊!”
   后来,呃。
  *刀片使我快乐(别信)